公司给的薪资配不上能力,因此推卸任务,愚蠢还是明智

公司给的薪资配不上能力,因此推卸任务,愚蠢还是明智

可能的偏见

子曰:「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」孔子是要我们别越矩,可没说不要接受挑战。

公司资深业务阿德被外派到越南,而这职位的空缺,公司想安排年轻的阿超接手。

「经理,我不行啦。」一听到这样的人事命令,阿超急忙找主管推辞。「我太资浅了,无法像阿德服务客户那样周到,再加上我英文不够好,没有办法接手他原本所负责的业务。」

不管经理再怎么鼓励,公司看重也相信他的能力,阿超就是不为所动:「这责任我承担不起。」他的态度甚坚,经理只好重新安排。

阿超心里的盘算是:阿德这位子,一向是资深业务做的,跑客户之外,还要负责整个业务部的业绩汇报,我又没挂「资深」的称号,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我才不愿承担这种超越职级的工作。

另外,阿德负责的客户包括了全台主要的连锁餐厅,少说也有60几间,客户数量是阿超的2倍之多。其中不乏多家国际企业。除了每个提案要上呈好几个部门主管同意,过程繁琐之外,有很多提案还要以英文撰写。

超过60个客户,每天安排巡点2到3家,一个月就过去了,哪还有时间写报告、提案。加上其中2个客户,以机车闻名,接下阿德的工作,实在是太辛苦了。

公司里阿德的职等是六等,我才四等。我们之间的薪水起码差了2万元之多。阿德领的薪水比我高得多了,忍受这些天经地义。我一个月才领你多少薪水啊!区区3万初头,是想叫我做多少事情!赚多少做多少,我才不接受这种不对等的安排。

阿超以自己经验、能力不足为由,用了软钉子,把经理指派的任务给推辞了,维持了原本游刃有余的工作。

公司给的薪资配不上能力,因此推卸任务,愚蠢还是明智

表面上看来,阿超做了个聪明的决择。这公司最重要又难搞的客户群,服务好是应该,服务不好,铁被检讨,标准的有功无赏、有错必罚,也难怪他不想接这吃力不讨好的工作。

事实上,阿超错失了一个职场跃进的机会。

阿德的客户难搞、这工作是个苦差事,公司高层们会不知道吗?艰难的任务,主管们通常会发派给他们最信任,或觉得最有潜力的人身上,某种程度,雀屏中选也代表公司对这个人的赏识。

子曰:「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」孔子是要我们别越矩,可没说不要接受挑战。阿超只是少了个「资深」名份,做资深的工作而已,这工作内容是主管授意的,不算越矩,不至于名不正、言不顺。

如果阿超接下了这工作,掌握了公司最重要的客户,以及汇整业绩的工作,又能有恰如其分的表现,晋升为资深业务也是迟早的事,实在不必要计较名份于一时。

毕竟,学习当主管跟学习当父母不一样,多数人是在生了小孩之后才学习当父母。但是想要当一个好主管,其中的技能绝对不是当上主管那一天之后才开始学习的。

企业对于要栽培的人才,会在平日工作中,加以训练、累积其统筹与领导的能力,适任之后,自然有往上爬的机会。

阿超当初如果接下了这任务,假以时日,是不是能上位,并非一定。不过,机会肯定比没有接下来来得高了许多。

苦差事,的确是苦,但苦过之后却有可能获得甜美的果实。

「给我更多更难的工作,但却没有加薪,我为什么要没事自讨苦吃。」领多少薪水,做多少事,也是阿超一向的主张。不过,如果一直这样想,真的只能领那样的钱了。

因为,跟员工的相反,企业的思考是「做多少事,领多少薪水」,员工付出了多少努力,就会得到相对的报偿。一旦阿超接下了任命,也有称职的表现,在有制度的公司?,阿超的加薪也只是指日可待。

公司给的薪资配不上能力,因此推卸任务,愚蠢还是明智

而阿超的推托,平白把升官加薪的机会,推了出去、送给了别人。

阿德外派后的工作空缺,经理后来指派给晚阿超一期进公司的美美。

刚开始的确是非常辛苦,美美被为数众多的客户量搞得晕头转向,也被客户骂哭好几次,每到​​月初那几天,更是要整理业绩报表整理到半夜11、12点才能下班。

看在阿超眼里,真是庆幸自己盘算的精准,还好避开了这一切。

半年后,美美工作渐渐上手,熟悉了客户,也熟悉了作业模式,再也没有被骂哭,跟时常加班到半夜的情况了。

美美的努力,公司看在眼里,隔年年底就破格晋升她为业务主任,并让她带领一个小业务团队,成了阿超的顶头上司。

员工的千算万算,比不上公司的掐指一算。你爱计较,公司比你更会计较。阿超自以为聪明,不想吃亏,跟公司百般计较的结果,是把自己的机会计较掉了,影响到的还是自己的前程。最后,机会拱手让人不说,反让后辈变成了自己的主管。

柠檬大表哥